Radixampelopsis

活了!活了!资料搬运工她活了!
语文知识都还给老师了
神秘学知识都是假的,不会生效❗️❗️❗️
本命是先知-不屈的信仰
混沌邪恶不定期掉落屑言屑语
真诚地祝愿你圈都能够变成北大仓
角色漂白粉滚出克

阿尔瓦你遗孀呢

想了想那个年代不婚者也不稀缺,不过前文有写大发明家有遗孀(似乎并没有遗子)。往下说就得先假定那个大发明家的确是阿尔瓦,现场另外死伤者没有其他知名大发明家

这个遗孀在推演里完全隐身也没啥毛病的,如果她的确存在,甚至可能也是阿尔瓦“复活”后自觉了断红尘的最后一根稻草

阿尔瓦视角他最大的缺陷其实就是太老实且不懂人心,老实到一个性格容易走极端的人把他当成几乎是最好的朋友,不懂人心到根本没在乎世情影响层面

从二人推演来看,依照赫尔曼的赚钱与败家速度,合理的情况是他应该不止投资了阿尔瓦一人,在阿尔瓦没见到他的两年里赫尔曼在外奔波是学习、赚钱、投资,而在巴尔萨克家渐显颓势的时候赫尔曼可能许多被投资者陆陆续续回复“永动机研究不出来”,意味着投资失败,温水煮青蛙式打击理想主义者的热忱之后迎来的是老友的回复“永动机研究不出来”并建议老友不要再研究下去了。赫尔曼如此恨阿尔瓦的理由是先有朋友之谊,对赫尔曼来说其他被投资者不过是生意伙伴,可阿尔瓦是熟人是多年的朋友,在这我就要嘴一句赫尔曼的人格模型理应大致是浪漫、敏感、爱多想的性格,此性格极容易脑补与延伸,对于这种模型来说没准别人说一句“你头发有点翘”能被对方延伸到“我是不是该去做个全套护理植发美容”(扯远了)。总之赫尔曼肯定希望朋友能理解与支持他,而不是(在自己敏感的神经操控之下不由自主地脑补出)对方和其他人一同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营造出一种“我与全世界为敌我好叛逆我好nb”的“绝望”的浪漫(小巴尔萨克你真的和你爹很像),“自己人背叛自己”和“陌生人背叛自己”的痛苦肯定不同,无法理解就举例克洛伊可以容忍格拉斯的普通人排挤她,但她无法接受薇拉的“背叛”,而阿尔瓦做得可比薇拉温和多了

然后老实人阿尔瓦也早就意识到赫尔曼这么做完全是要彻底耗空家底,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绞肉机般的战役。有人说作为好朋友阿尔瓦多多少少也得劝劝,不然让巴尔萨克妻儿喝西北风去,那阿尔瓦劝了没——依照他老实的性格,肯定是劝了还用理工的头脑详细讲讲,然后赫尔曼就去画圈圈诅咒他了。我寻思他不听话也不能怪周围人阻拦不力啊,赫尔曼已经是个成家有妻儿的男人又不是阿尔瓦的好大儿啊!阿尔瓦要是打着坏心眼就该放任赫尔曼一意孤行了,连劝都不会去做的

在赫尔曼死后阿尔瓦的行为是把他的遗物封存,本来打算永远闭嘴但还是在他人劝说下把赫尔曼投资的产物拿去展出,卢卡就这么顺藤摸瓜来了——当时可能只有阿尔瓦把东西拿出去展出,而赫尔曼生前其他被投资者可能就此闭嘴了,世情下没有人想再和已经破产的贵族破落户产生交际,而阿尔瓦这个不懂人心的老实人把它展出去了!他大大方方把自己和那个已经死去的破产的男人的关系展露在业内人面前!他要是有点心眼就该在业内彻底封闭他和那个男人的关系了!

至于为啥手稿拿不出去展出,赫尔曼写那一堆东西连不懂人心的老实人都知道在这逼世情下谁解释得清啊!阿尔瓦巴不得少一事

至于后来阿尔瓦到底有没有对卢卡解释上一辈的关系?卢卡说着排斥并恨着亲爹,却走上了和爹一样的道路……你说阿尔瓦解释了以后是不是会复刻当年赫尔曼的情况

有些东西经由血脉流淌下去,比永动机还永动,这是可以说的吗?

实际上阿尔瓦真要卢卡领便当都不用动手指头的,花点钱暗地里组特掉卢卡也不是没可能你看庄园不就来了不少背负人命还没进局子的,阿尔瓦是通过报警把这堆事摆到明面上去了,懂点人心这事都能私底下解决

阿尔瓦可能始终对巴尔萨克父子怀有一种期盼,对于赫尔曼是同窗时代那个美好形象的祝愿,对卢卡是看孩子还小容易拐回正道的责任感,并且阿尔瓦对赫尔曼有一种他自认为应当背负的负罪感,但后来那种比永动机还永动的模糊的东西令他对这父子彻底死心。依照pv和精华海报说不定在卢卡的意外里是他冲到卢卡身前把人救下,这样一来他其实算是自认为还清了对赫尔曼的“债”(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背负,他和赫尔曼根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终于要说到遗孀了吗

文案没提到有没有孩子,我认为没有,因为依照汉语习惯,有孩子就会写成“妻小”而不只是“遗孀”,阿尔瓦出身显然不高,现在也顶多中产,他娶妻也该是中产里找门当户对的,入赘的话依照岳丈家势力多半不会令卢卡在舆论场也能发出声音了,所以人设基本就是背景板工具人

没后代可能夫妻一方或双方都没什么留后想法,也许一两个不育

至于为啥我觉得遗孀这事令他彻底死心了呢——因为阿尔瓦“复活”后心灰意冷,而且开始懂人心了终于开始用恶的一面看待世人了,真照从前说不定悄悄找遗孀去诉说自己死而复生的情况,但不至于拿到世情去表现一个已经在大庭广众面前死去的人死而复生谁信啊,后来阿尔瓦的情况就是“不会再去打扰遗孀现在的生活”,毕竟按照世情来说,对于一个有钱寡妇,自己的复生足以成为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而对于卢卡被判刑,阿尔瓦复活后没去管这事而是遁入猫猫教,估计已经受血淋淋的教训领悟了人心:自己根本不应该背负什么,现在这都是油盐不进的偏执的赫尔曼父子应得的报应

从前那个老实的阿尔瓦已经死了,现在是钮祜禄阿尔瓦!

我建议阿尔瓦夫妇和巴尔萨克夫人一同组成受害者联盟抽打赫尔曼父子嗷

【暴言】赫尔曼这个人就不该去做研究

最适合他的分明是男公关(靠)

上学时期用名赫尔曼•赛曼,但在儿子记录里却叫做赫尔曼•巴尔萨克,欧洲男性改姓氏要么隐藏身份要么入赘,已知巴尔萨克家是贵族,他身份未知但能与出身平平的阿尔瓦做朋友(也可能他没门第观念),他入赘巴尔萨克家族可能性更大。继续按照入赘这条路推测,那么他和夫人极大可能为贵庶通婚,虽然当时时代对于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已出现宽容态度,但归根结底这还是因“急需钱用的贵族和渴望名望的暴发户”联姻现象增多而出现的风气,已知巴尔萨克夫人有自己嫁妆,赫尔曼理应也有些许积蓄,但既然是入赘,赫尔曼在财富和地位方面理应是不及夫人的家底,那么巴尔萨克夫妇的结缘就可以排除双方家族联姻,他俩要么是巴尔萨克老先生看中女婿未来可期,要么是凭借真爱(?)走到一起的。

贵族隐藏身份入学?可能性极小,毕业证这种堪称个人门面的东西不可能写假名。

通常上等人家庭的女主人也负责管理家庭日常支出,用家里的收入打理家庭等这都是女主人的义务(此外女主人的嫁妆也只有她自己享有支配权,是娘家给的小金库)。从巴尔萨克夫人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去世来看,她从前应该都不知道家底已经被丈夫慢慢败光的事实,她毫无准备:要么赫尔曼巧舌如簧瞒天过海,要么夫人当真完全放心赫尔曼自己专心搞事业,而从卢卡视角所言“抛妻弃子”(极大概率为夸张说法),赫尔曼更像是常年不着家在外工作。至于夫人长期不知情的状况,我认为“赫尔曼能说会道”和“夫人真心爱他而对他放心”的两种情况兼有。

赫尔曼此人生前应该出身中等且偏上,拥有足够从物理专业毕业的智商,为人浪漫风趣,广爱交友,能说会道,出口成章,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而他浪漫的另一面却也是不切实际天马行空,为人倔强爱走极端,容易自以为是,但起码他知道去上学

就这硬件配置,他做什么理论研究啊,去做男公关陪聊啊!

不要信男人嘴里的星辰大海

所以阿尔瓦消失的遗孀在哪里

地铁,老人,手机.jpg

我大受震撼,赫尔曼这什么祸国殃民一个人祸祸了妻儿友仨大冤种,一个被气死一个遗传了他的崽种一个被坑死

推演理一下应该是:赫尔曼(原型包括彼得·塞曼)擅长理论,阿尔瓦(原型包括亨德里克·洛伦兹)实干,一开始二人合作整永动机,阿尔瓦觉得真做不出来就退了,赫尔曼嫌他背叛,各种投资祸祸家产导致妻子气死,儿子离家出走(另,赫尔曼极大可能为入赘贵族巴尔萨克家),最后自己亲自实操却被自己炸死。赫尔曼死后,原本将赫尔曼的一切封存的阿尔瓦仍在他人劝说下将朋友投资的永动机理论模型展出,卢卡(原名卢卡斯·塞曼)因此前来拜师,但卢卡还是误会了此事而敌视阿尔瓦。一顿玩家已经滚瓜烂熟心知肚明的离谱操作后阿尔瓦死而复生入了猫猫教。

赫尔曼到底是个什么风流倜傥的人物把巴尔萨克夫人和阿尔瓦迷得三荤八素(昏迷

又回去翻了一眼囚徒推演和两则生日信,想到了一种替官方圆上时间线的解释:

那就是投资新兴产业失败的贵族男性是卢卡的继父。

太离谱了只能说,因为赫尔曼真的姓巴尔萨克(

时间线还是可以解释成这样:已婚有子的赫尔曼·巴尔萨克和阿尔瓦·洛伦兹合作研究永动机,赫尔曼·巴尔萨克因实验事故去世,卢妈招赘了一个同样对新兴产业感兴趣的男人给卢卡做继父(但是赘婿拿妻子财产去投资这得离谱成什么玩意啊

凌乱了凌乱了(

To“杰克”,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杰克纪念日马上到,这厮要是和夜来香一样拉下去,比如作为雾都开膛手倒被普通人或弱者反杀,我连夜码千字骂他拉胯和gch离谱塑造,并对那个普通人或弱者另眼相看

淦。

摊牌了,我喜欢看以弱/普通胜强,我在jo还同时厨dio推初代夫妇,并希望部分自推早点死他别再搁这世界被人祸祸和祸祸人

以下发言均不关善恶

先不论维克多到底咋回事啥下场,如果入殓鲨疯了全歼邮玩击→我邮推玩推,还得说一句入殓nb。一个社恐男子从会飞的安妮什么都会的维克多健全体育生甘吉当中脱颖而出,这种以普通人体格干掉其他强者的逆袭剧本真特么令人惊喜,不过我觉得令人诟病的大概就是官方给出的过程不完整所以压根没什么铺垫,略为敷衍。

如果盲女真的干掉了心患小情侣→我嗑心患,盲女nb。人盲女什么条件,没有视力还干得掉一个大脑俩身体,明白自己闯大祸以后立马冷静下来接受了现实,没给自己洗白没给自己添加什么爱与道德的枷锁,堂堂正正干了就是干了。剧情的缺陷也是没确切过程显得机械降神了

如果佣兵干掉了魔冒前→都不推,但是这剧情放在第五迫真稀松平常,强者对战强者罢了,一句叹息而已

如果某些弱者干掉了更弱者→退!退!退!面对强者唯唯诺诺,面对更弱者重拳出击,先前孤身一人屠屠整个场地大人小孩无一幸免的恶人魅力哪去了!现在连杀个更弱者都“非我也,兵也”,还洗说这是角色最后的良心,呸。

我这人能欣赏二次元角色的恶,但见不得因为塑造文笔low跟不上而导致的low。囚徒剧情展现出他人品手段齐low之前我还觉得精华体现出的他这么厉害那本人原皮也差不到哪里去呢,然而精华反倒是对他理想纯纯的美化,属于是当年多期待现在就多失望。

看到了贴吧挂人,快挂,粉丝再少点,捏麻麻的暴言发这么多一点用没有,反倒千fo点梗如约而至

火大的根本原因可不是又死了谁,都知道庄园游戏有来无回,杰伊横着出去的,这剧情死个人不挺家常便饭。真正令人生气的是啥,还不是因为裘克采取的是虐杀么,你把人姑娘直截了当抹脖子了我也气,但也只能惋惜是狗驴庄园游戏规则导致的最终结果,可有必要把一本性良善的残疾姑娘拔了代步工具扔冰天雪地任其自生自灭吗?有必要吗?有这个必要吗?!

拿裘克精神有问题佐证他虐杀的合理性,怎么就选了最好下手的瓦尔莱塔,我看他神志很清醒啊?

说因为瓦尔莱塔说错了话裘克就有理把她虐杀,人瓦尔莱塔刚来才多久哪知道大三角的破事,大哥大毒唯因为你打了个电话把你杀了很合理是吧?

就特么一欺软怕硬软柿子对同为软柿子的弱者下手的怂货。

沃日,得亏列表裘厨太太退坑早